欢迎来到南京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通信

九鼎狂尊第二百二十三章夜狼组织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鼎狂尊 第二百二十三章 夜狼组织

土狼原上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有关十个七鼎强者的事情,也在时间的魔力下,淡化在每一个人的记忆里。

就算是偶尔想起,也只会悲伤感叹一声,每一个猎狼者都做着自己本分的事情,每日间都有人进入土狼原腹地,猎杀土狼。

每一次的猎杀都是喜乐伴随着忧伤,有收获也有悲伤。

很多猎狼者在猎杀土狼的时候,一去不复返,他们彻底葬生在土狼原上,光荣的完成了他们一生的使命,随之还会有多的人葬生在土狼原上,成为土狼原的主宰者,土狼的口食。

对于一个真正的猎狼者来说,死后能够葬生在土狼的腹中,是他们人生中大的安慰。

时间缓慢的流走,很少有人知道,曾一度在土狼原上横行也要采取相应的饲养管理措施。其高效饲养管理措施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适时补饲高营养饲料以波尔山羊为父本生产的波尔杂交羊具有生长速度快、屠宰率高、肉质细嫩等特点。由于杂交羊较本地羊生长发育要快霸道的十个七鼎强者为什么会突然失踪,他们又去了哪里。

有人传言,这十个七鼎强者被一些强大的猎狼者暗中联盟,将他们都杀了,也有人传言这十人误闯了土狼原危险的地方,死伤惨重,他们担心被他们打劫过的猎狼者的报复,悄悄的离开了土狼原。

对于后面的这个猜想有很多人都认同,而且还有人亲眼见到,这些七鼎强者的离去。

不管到底是哪种猜想,十个七鼎强者的消失,都让所有的猎狼者很是欢呼,只是他们都有些伤心,辛辛苦苦用命赚来的钱,竟然被这些七鼎强者席卷而空,这是让很多猎狼者不能释怀的事情。

只是,也很少有人知道,十个七鼎强者分别是千佛门与千也是赢得群众信任和支持的重要途径。加大检务公开力度重门的人,若是他们知道了的话,千重门与千佛门在他们的心中将会在一瞬间跌至谷底。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有两个组织在以很的速度崛起,一个是灭狼组织,另外一个是屠狼组织。

灭狼组织刚刚成立没有两年的时间,这个组织的两个首领宇文行天与金岷宇,都不是简单的人物,两人都是鼎脉绝佳的天才。而且有传言,宇文行天是一个大势力派出来的人,只是没有人能证实这个传言。

很多人也就只将这个当成了传言,没有人去深究,他们也法追究。

屠狼组织成立的时间足足是灭狼组织的几倍,也算是一个老资格的猎狼者组织了,并且这个组织是震江山一手创建的,当年他创建这个组织的时候只是一个五鼎强者,还不到六鼎的实力。

能够走到今天,并且还有了一定的气候,震乾坤在这个组织中扮演的角色绝对是重要的,可以说没有震乾坤的存在,就不会有屠狼组织的存在,他可真是一位真正的猎狼者祖宗了。

他在土狼原上呆了将近有百年的时间,虽然他只是一个五鼎猎狼者,而且终其一生都法突破到六鼎强者,但是他在土狼原上的经验,才是他真正的实力是他一生的财富。

灭狼与屠狼走的很近,而且这两个组织经常一起组织去猎杀土狼,两个组织加起来的人数有近四百人,尤其是在近这段时间,又有很多人加入这两个名气日益上升的猎狼者组织,令这两个组织的人数急剧增加。

不知道是受到了上天的眷顾,还是他们的运气实在太好,每一次的行动都是赚的盆满钵满。

当然,很多人也非常羡慕这两个组织,他们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组织每次都会进行的如此顺利,他们每一次的收获都可以抵得上其他小组织的三四次了。

当然,在收获的同时,也引来了很多敌视与贪婪的目光。

就有这样一个组织盯上了屠狼与灭狼组织,这是一个绝对的老资格猎狼者组织,而且是一个传承下来的老猎狼者组织,夜狼组织。

听说,野狼组织的司叶浪都是从夜狼组织中走出来的人物。

传说,曾经,夜狼组织也是土狼原上一个数得上号的组织,只是现在夜狼组织越来越没落了,没落的即将消失,只能沦为底层的猎狼者组织。

只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夜狼组织还是有他独到的地方,毕竟是一个老牌组织了。

震江山、金岷宇和宇文行天三个人都异常头大,近他们很出风头,收获非常大,其实像他们这样的猎狼者组织只能算是一个不入流的组织,可是近他们的收获比得上一个三流组织了。

一个不入流的组织,能达到三流组织的收获,也难怪他们会招人妒忌了。

夜狼不是一个简单的存在,其实说起来夜狼也根本就不是这两个刚成立没有多久的组织能够对付的。

在面对这样老祖宗般的猎狼者组织的时候,他们心里上首先就会矮上一节,何况夜狼在土狼原上还是有一些号召力的,他们加有些头疼。

如往常一般,两个组织又在一起准备翻过土狼山脉,去土狼原的腹地猎杀土狼。

在震江山的院落中,三个六鼎强者聚集在一起,正商议着什么,门外匆匆忙忙走进来一个五鼎猎狼者,他慌张的样子令三个人同时紧紧的皱起了眉头,他们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

不管怎么说,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躲也躲不过。

夜狼首领带着一大群人来到了这座院落中,他身后的每一个人都是六鼎强者,加起来足足有三十人,他们风风火火的来到了这里,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善。

当然,这三十个六鼎强者不都是夜狼组织的人,野狼组织纠结了另外两个组织与他一起来找屠狼与灭狼的茬来了。

“夜狼首领,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是我们出征的时间,而你就算是有什么事也要等到我们猎杀完土狼后再说吧,堵住我们的路算什么一回事?”震江山说道。

“没什么,有钱大家一起赚嘛,干嘛那么小家子气,几次找你们磋商,你们要不然没有空要不然就是不在,我也只好在这个时候找来了。”夜狼组织的首领一脸流氓气势,明摆着就是要找茬的样子。

站在三人面前的夜狼组织的首领是一个贪得厌的人,看到这个人的嘴脸,就是想也能想到,夜狼组织为什么会从当时的巅峰状态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夜狼组织中有这样的人,而且还是他们的首领,这个组织不没落的话,才叫怪事。

也正是因为这样,很少有人愿意和夜狼组织的人打交道。

就算是野狼组织的首领,司叶浪,也很少会和夜狼组织打交道,多也就是在他们有困难的时候,帮他们一把,仅此而已。

然而,夜狼组织却仗着司叶浪的名头,到处炫耀,还拿出他们曾经的辉煌在土狼原上四处张扬。

很多人并不喜欢这个组织,如果不是他们确实是有古老的传承,并且还有一定的号召力的话,夜狼组织早就消失了。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商量的,我现在可以明摆着告诉你,你趁早打消心中所想,这是不可能的。”

宇文行天看着夜狼首领就来气,他们之间像是有过什么不愉的事情。

“是宇文侄儿啊,没没想到吧反而越来越热闹了有想到你都自己当上首领了,怎么,难道你还在为曾经的那件事耿耿于怀吗,这都是几辈子的事情了,难道你父亲没有教过你男人要有度量吗!”夜狼首领的口气越来越不善。

“我与你非亲非故,不要叫得那么亲热,听到我耳中掉了一地的疙瘩。”

“不要太冲动!”震江山拍了拍宇文行天的肩膀,他继续对夜狼首领说道:“其实,大家都知道,你我都心知肚明,有些话我还是不想讲的太明白,太直白了,对大家都不好。大家都是猎狼者,我们都是刀口上吃饭的人,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如果夜狼组织非要在我们之间横插一手的话,我们岂不是要喝西北风,于道义上有些说不过去吧!”

“怎么会,你们每次都收获那么多,我只不过就要一份而已,大家三个组织一起合作,岂不是好,实力也会加强大。”夜狼首领转而微笑道。

“你就是个卑鄙小人,我们说什么也不会跟你这个小人合作的!”宇文行天忍不住,心中异常的激动。

“既然你们这么不欢迎我的话,那好吧,我们走!”

夜狼首领对着宇文行天诡异的一笑,他倒是走的洒脱,竟然没有继续胡搅蛮缠,很多屠狼与灭狼组织的人看着这一切暗暗松了一口气。

夜狼首领给他们带来了很多压力,不说其他的,光是这三十个实力不弱的六鼎强者就让他们有些窒息的感觉,给他们一种形的威压。

只是,宇文行天、震江山还有金岷宇的眉头却法松动,反而加深锁着眉头。

“夜狼首领就是一个贪得厌的小人,凡是他认准的事情,他都不会轻易放弃,今天他走的这么轻松,我怕他会有什么阴谋。”

宇文行天像是在深思着什么,中国新的基本用户他曾经与夜狼首领相识,但是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差,说起来虽然不是仇人但是两人却一直都不对头。

即使宇文行天不说,金岷宇和震江山也知道,夜狼首领不可能会这么轻易放弃。

“要不,我们今天就请他帮我们压阵吧,如果夜狼首领真的要对我们不利的话,以他的实力再加上我们,我想他也不敢轻举妄动。”金岷宇说道

“可是他身上有暗伤,而且这几天正好是关键时刻,不抓紧调理的话,他恐怕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若真是这样,我们心里也过意不起啊!”

震江山望着金岷宇,然后依然是一副深锁着眉头的样子,让每一个人都有些奈。

“好长时间没有活动了,骨头都长到一块了,再不活动活动筋骨我都不知道我是一个神鼎武士了。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怎么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样子,说出来听听,说不定我可以帮你们解决!”

一个爽的声音突然传来,三个人转头看向说话的人,他们心中都是一惊,差点被人这个不声不响突然出现的人吓到。

北京治疗男科医院
渭南白癜风权威医院
齐齐哈尔治疗牛皮癣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南京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