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南京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商

代表霸剑神尊第二百零二章再遇迟空阎

2020.09.17 来源: 浏览:1次

霸剑神尊 第二百零二章 再遇迟空阎

江晨眉头一皱,神念随之一动,那个黑色的状法宝便朝江晨飞了回来。

那名女修见法宝飞走,顿时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就要伸手,朝江晨抓了过来。

“哼!”江晨冷哼一声,一只手拍出,这名女修好生蛮横,抢走海云母草也就罢了,居然还想要直接抢夺法宝。

“砰!”

江晨这一下,直接拍在了那名女修的手上。

虽然江晨并未施展全力,但毕竟肉身经过九阳锻体神功的熬练,强大无比,一般的金丹修士,若是被江晨这样拍中,肯定会负伤不小。

但就在江晨的手背拍在到那名女修手背上的时候,在女修的身上,一团青光随之绽放开来。

原来这个女修,身上还有一件品级不错的防御法宝。

不过,虽然这件防御法宝挡住了江晨的大部分力量3,但冲撞的余波已经将这名女修甩飞了出去。

“哎!”那名女修痛呼了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怨毒地看向江晨,道:“你该死!居然敢对我出手!”

江晨冷笑了一声,道:“你不说话,我还当你是哑巴呢!”

“你!”那名女修眼中闪烁着凶光,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飞了过来。

“小熙,不要胡闹!”

来人是一个年轻男子,一身淡青色的长衫,面容俊秀,浓眉大眼,一头长发用一个金黄色的发冠束起,举手投足之间,皆有一股儒雅的气息。

“司空象。你来的正好。这个人冒犯了我。你替我杀了他!”那名女修指着江晨,刁蛮地说道。

“小熙,不要胡闹,刚才的事情我已经看到了,你快把海云母草拿出来,还给这位朋友!”那名男子皱眉道。

“为什么?司空象,他才是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你杀了他。我们把海云母草和那个黑都拿走就是!”被称之为小熙的女修说道。

“小熙。你怎么能这样?他和我们无冤无仇,而且刚才那个海云母草是他捕捉到的,你快点拿出来,还给他南宁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七大队联合南湖分宝和彭某良一举成功抓获!”司空象又一次说道。

江晨倒是对这个司空象有了一份好感,这个男子,是金丹九层,而且气息雄浑,实力应该不俗。

但为人却是颇为正04年时义,至少没有因为江晨是金丹中期就想要杀人夺宝。

“哼,我不理你了。司空象,和你一起出来历练。一点意思都没有,一点也不刺激!”那名女子冷哼了一声,朝着远处飞了出去,并没有交出海云母草。

“这位道友,实在对不起。”那名女子飞走后,司空象朝着江晨拱手道。

江晨在司空象的眼中,看到了丝丝愧疚,看来司空象说出对不起,并非只是口头上说说,而是真的感觉到抱歉。

“不必了,不就是一株海云母草吗?没有关系!”江晨笑着摆手道。

“不知道道友怎么称呼?”司空象问道。

“我叫江晨!”江晨道。

“江兄,我叫司空象,刚才你也知道了……”司空象笑了笑,又道:“江兄,你刚才那个状法宝倒是神奇,简直是为捕捉海云母草量身打造的!”

“没错,我炼制这件法宝,就是为了捕捉海云母草!”江晨道。

“哦?就是江兄炼制的?原来江兄还是一名炼器师!”司空象有些诧异地看了江晨一眼,想不到江晨这么年纪轻轻就是一名炼器师了。

而且从刚才那个状法宝来看,江晨的炼器水平显然不同一般。…

“刚才实在抱歉了!我那个表妹,平常刁蛮惯了。所以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江兄不要放在心上!”司空象又道。

“哈哈……司空兄说笑了,我岂会和她一般见识?”江晨笑道。

“江兄,应该是隐匿了修为吧,我看江兄刚才随意出手,我表妹若不是身上有一件灵器级别的防御法宝,恐怕刚才就要吃个大亏了!”司空兄笑道。

江晨看向司空象,他不知道司空兄说出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打探自己的底细,责怪自己朝那名女修出手太重?

江晨脸上的笑容敛去,淡淡说道:“我的确是金丹中期,并未隐匿修为!”

江晨若是隐匿修为,那不管是司空象还是刚才那名女子,肯定都是看不出来的。

“喔!”司空象听到江晨承认只有金丹中期,神情倒也没有因此有任何变化,而是再次拱手道:“江兄金丹中期就敢独自来蓝晶海域抓捕海云母草,让我很是佩服。对了……刚才江兄说你是一个炼器师,恰好我这里有点东西,就送给江兄,也算是弥补刚才我表妹抢走江兄的海云母草的损失。”

司空象手里出现的是一块青灰色的石砖,看起来很普通,没有多余的光泽,也没有异样的气息。

但江晨看一眼便明白,这块青灰色的石块并不是一般的东西,这是一块炤爻青石,炤爻青石是炼制下品真器的材料。

能够炼制下品真器的材料,肯定都是价值不菲的。

而司空象手里的这一块炤爻青石,比一个巴掌还要略大上一点,价值肯定要远超海云母草。

“不用了!司空兄,你这块材料太过珍贵,我受之有愧!”江晨摆手道。

司空象神情微微一变,他没有想到江晨居然会拒绝炤爻青石,而且从江晨的话语中来看,显然是认出了这块材料。

这让司空象对江晨愈发欣赏,同时也猜测,江晨极有可能是某个大势力出来历练的年轻人。

“江兄,这块炤爻青石,一方面是当做赔偿和道歉,另一方面。也算是我司空象和江晨兄交个朋友。如果江兄觉得我司空象还算入眼。就请收下。”司空象神色一正,说道。

江晨见司空象神情不似作伪,微微一沉吟,便道:“好,那我便收下了,在此先谢过司空兄了!”

司空象哈哈一笑,道:“江兄,这才对嘛……从此以后。你江晨就是我司空象的好朋友!对了江兄,我是荒泽城司空家的人,江兄日后若是到了荒泽城,可以来找我!”

荒泽城,是北鄂州最大的三座修真城市之一,位于中灵府。

另外两座是分别是北原城和惊蛟城,位于北原府和潜渊府。

“荒泽城……”江晨默默地念叨了一遍,点头道:“日后我若是到了荒泽城,一定前来拜访司空兄。”

“好!一言为定!”司空象笑道,而后道:“我那表妹撒气走了。这次我奉长辈之命带她粗来历练,若是出了什么事也不好交代。江兄。就此告辞!”

“告辞!”江晨抱拳道。

而后,司空象飞了出去。

江晨则是继续开始捕捉海云母草。

连续捕捉了七日,江晨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前来这片海域捕捉海云母草的修士越来越多,但海云母草的数量并没有因此减少,反而也有增多的趋势。…

江晨前面三天,每天只能够捕捉到一两个,但到了第四天,就捕捉到了六个,到了第六天和第七天,每天都能够捕捉到一二十个。

海云母草这种东西,可是非常好的,不管对于什么境界修为是来说,都是可以利用的。

虽然在万灵界,对于大多数修士而言,海云母草无法炼制成丹药,但就用来直接服用,效果也是非常好的。

另外,在修真城市的高档饭馆里,海云母草也会当做一道绝美的佳肴,出现在饭桌之上。

到了第九天,江晨突然一次发现了上百枚海云母草,这么多海云母草一下一起出现,江晨可还是第一次遇到。

同样江晨也不敢掉以轻心,他连忙运转金乌九龙剑诀,在周身撑起一片剑气屏障。

“砰砰!”

那些海云母草,朝着江晨不断激射过来,冲击在江晨的护体剑气之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而江晨,也会在每一次碰撞之后,在海水当中被撞出一段距离,不过好在冲撞力无法给江晨造成多大的伤害,倒是大部分海云母草,都被江晨收入到了储物戒指当中。

半个月之后,江晨已经收集了不少的海云母草,他打算离开这片海域,返回荒神教了。

而这时候,这片海域,前来捕捉海云母草的修士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目。

不过,这已经和江晨没有关系了,他捕捉到的海云母草,已经够他使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了。

就在江晨打算离开的时候,他却突然听到了一道声音。

“这片海域,方圆百里,皆归我焚天谷所有了,我是焚天谷的迟空阎。我话已经放在这里,如果半柱香之后,我发现这片海域百里之内,还有不是我焚天谷的,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这是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一头妖异如火的长发,就连周身虚空,也似有一团淡淡的火焰在燃烧。

他说话的口气,非常霸道,非常猖狂,不容人反抗。

若是江晨和这个迟空阎没什么瓜葛,也就算了,他狂任由他狂。

但偏偏这个迟空阎,和江晨有着极大的过节。

当初江晨还在沉星谷的时候,就是这个迟空阎,毁掉了漠河城的星辰阁,星辰阁的所有护卫和销售人员,也尽皆被烧死。

而这个迟空阎,还放出狠话,扬言如果江晨想要报仇,大可来北鄂州找他!

而现在,江晨已经来了!

迟空阎很快就发现,在不远之处,有一名修士,正一脸冷漠地看着他。

他的目光也随之扫向江晨。

两人同时站立在海面上,四目相对。

“你,不是我焚天谷的人!”

迟空阎几步踏出,海上掀起波涛,他周身的火焰,烧得附近的海水不断蒸腾。

“没错!我不是焚天谷的人!”江晨淡然说道。

“那你还不滚?”迟空阎怒喝道,他已经看出,江晨只是金丹中期的修为,一个蝼蚁一般的存在,他挥手间便能够抹杀。

“我为何要滚?”江晨依旧是淡漠的语气。

“滚,或者死。如此而已!”迟空阎冷笑道,同时一只手身在胸前,反向朝天,手心当中,有一簇妖异的红色火焰在不断地燃烧,火焰照耀在迟空阎的眸子里,使得他的双眼也闪烁着妖异的光芒。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江晨伸出手,霸剑悬浮而出。

“哼!金丹中期的废物,也敢不自量力!好,我就让你明白,什么叫做自寻死路!”迟空阎一只手朝江晨倾轧过来,同时他手心当中的火焰,瞬间化成了无穷无尽的火雨。

呼呼……

空中尽是密密麻麻的火雨,剧烈燃烧的火焰,将空间已经灼烧得扭曲。

江晨仰头,黑发飞扬,身上龙形金色剑气透体而出。

“斩!”江晨低喝一声,跃身而起,手中的墨渊霸剑,划出一道绚丽的剑芒。(未完待续……)

第二百零二章再遇迟空阎。

第二百零二章再遇迟空阎,:



吴忠市治疗白癜风
骨质疏松
气滞血瘀型月经不调怎么治疗
Tags:
友情链接
南京互联网